• 首页
  • 经典小说
  • 未来影院在线手机最新版-那绽放五月的爱情
  •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_【 未来影院在线手机最新版-那绽放五月的爱情】

      认识鸣的时候,我十七岁。他二十。

      从遥远的北方乡村而来,马上就被东莞的夜晚所迷住了。因为白天在工厂上班,什么都要中规中矩。工衣,头巾,灰头土脸的模样。我的青春就这样被埋葬在流水线哗哗的声响里。所以我更渴望夜晚。那黑幕带来的是我的自由与奔放。我甚至爱死了厂门口的那排昏喑的小路灯,它们不仅照亮了我的路,更温暖了我这颗孤独的心。

      十七岁,我一个人在这个繁华如梦的都市里。用夜晚,寻找我的人生。直到鸣出现了。我像在海上漫无目的航行的小船突然间有了可以停靠的港湾。欣喜若狂,迫不及待的停止了海上漂泊。

      鸣来自一个南方小镇,但却长得高大帅气,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,像极了香港电影明星古天乐。他很会溜冰,在我们的圈子里很受欢迎!他身边总是围着一堆唧唧喳喳,谍谍不休的女孩子。而我虽然有出色的舞技,在场子里也很有名气。却始终没有勇气走向鸣的身边。也许,是自己还在想保留点什么,或是自己不想沦为那众多女生中的一员,成为鸣一笑而过便遗忘的对象。

      又是一个疯狂的夜晚。我和平时一样,先在舞池的旁边欣赏极速滑冰的鸣,看着他自由洒脱的在冰场上飞翔。我的目光一路紧随着他。偶尔他也会投来一个冷淡的眼神。不像对其他一些对他投怀送抱的女生那样灿然微笑。我有点失落。虽然我并没有想过会得到鸣的注意,但是他冷淡防备的眼神依然深深的刺痛了我。

      叫了一打啤酒。我独自一个人闷闷的坐在吧台边喝着。我知道我是在赌气。我气自己虽然爱跳舞,却没有好的平台,只能来这种格格不入的鬼地方。无论我怎么努力,人家永远觉得你不是这里边的人!

      有人抢过了我的酒杯,有人把我揽入了他的怀里。这个人是谁?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。我并不认识他,我用力的挣扎捶打着这个无理的家伙。他却一脸贼笑的凑近我说,一个人喝酒多寂寞啊,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,我们两人喝,好吧!我不停的挣扎,用尽所有的力气把手里的一杯酒倒向他的脸。放开我……放开她……一个声音和我的话同声响起。虽然脑袋晕晕沉沉的,但我知道那是鸣。我踉跄着走向他。跌进他怀里。

      也许是酒后特别胆大的缘故,也许是我自认为我可以酒醒后装不知,我很大声的喊,我是鸣的女人,谁也不要动我!说完后,痴痴的笑起来。鸣一把抓过我的手腕,很生气地说,你耍什么酒疯啊。然后就拖着我想要离开冰场。可刚那臭小子却喝住他,你谁啊你?这女人你要带走就带走吗?

      这时候旁边又走过来两黄毛小子。只听见他们说,鸣你走吧。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。冰场的保安全过来了。我有点害怕了。我喃喃的自语道,不要打架哦。鸣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了句,你明白的太迟了!我拖着他的手。摇了摇头,可怜的说,胃很难受。

      两黄毛小子揪着那人的衣服,恶狠狠的说,记住,这场子里鸣哥是不能得罪的。保安人员见他们没什么大的动静,也就过来做和事佬一样想把那臭小子带出场。为了不把事情再闹大,我只好假装醉晕过去。鸣紧张的拍着我的脸袋,叫着,喂喂喂。我感觉他抱起我走向了外边。夜晚的凉风让我不禁皱起了眉头。知道你装的,现在醒过来吧。旁边有个声音在取笑我。我小心的睁开眼睛,挣开鸣的怀抱。谢谢,谢谢你们啊。鸣,这女孩蛮可爱的哦。黄毛小子其中的一个打趣道,我叫小厉。我是雷。取笑我的那小子自我介绍道。这个是阿然,他指着刚打趣我的那位,那个是……我知道,鸣。我着急的说。他又瞥了我一眼。冷冷地说,你这样的女孩子还是少来冰场喝酒吧!我……没关系,雷说,下次来记得找我们就行了。你能保证什么啊。阿然大笑道。不要再开玩笑了。鸣说,你在住哪,我们送你回去吧,以后别来这玩了。因为下次你不会这么有运气。

      可是我并没有听鸣的话。冰场依然是我夜晚的归宿。雷和阿然对我很好。我们很快成为了朋友。雷说,认识鸣到现在,他从来没有提起过自己的父母,也从来不说家乡的事。他就像一只没有家的幼兽一样,戒备着这个世界!他只把我和阿然当作可信任的人!我发誓要找到鸣的伤痛。我跟雷说。我爱他!

      雷说,小厉,你和他不会幸福的。他自由的像风一样,你抓不住他。雷,你帮我。我哀求着他。他无奈的答应。我看着他眼光中闪过异样的光茫,仿佛是泪珠。阿然和鸣回到座位。雷当着他们的面对我动手动脚。我紧盯着鸣的目光。我清楚的感觉到他愤怒的气息。雷,出去走走吧。鸣捻灭烟头起身走了出去。雷朝我点了下头,让我放心。跟着出去了。我很担心。我不要因为我的自私的试探让这对好朋友有任何闪失,那样的话,我没办法原谅自己。尾随他们而至。

      鸣揪起雷的衣服,我紧张的想要冲出去。被跟随我出来的阿然拉住了。让他们自己解决吧!雷拉开了鸣的手。鸣,你爱小厉,你的每一个动作,神情都在告诉我。可你到底在害怕什么?我没有爱她,鸣抱着头蹲了下去。你拿出些勇气来好不好?小厉她很爱你。你知道我今晚并没有恶意,你却不是拉着我出来了。你根本就很爱她。鸣痛苦的说,爱,又有什么用。我这样的人,一出身就被酒鬼爸爸殴打,被好赌的妈妈抛弃。我根本就没有勇气再有一个家。我没有勇气……他走向墙壁,像是隐忍着内心数不尽的伤痛,只能使劲的捶打着那强硬过他的手无数倍的水泥墙头。血顺着他手,流向了臂膀。我惊叫起来。鸣。不要伤害自己!他转过头诧异的看着我。我扑向他的怀里,握起他只流血的手用嘴巴吮吸着。我的泪水和着他的血,这种滋味让我心疼到了极点。他的双手缓缓的板过我的身子,轻轻的搂我入怀。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能动弹。他幽幽的在我耳边低语,你会后悔的,小厉。我魔怔似的环过他的腰,狠狠的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。就算是万劫不复吧。鸣,至少是我陪你一起的!

      回到鸣的出租屋,他熟练的自己包扎好伤口。我在一旁看着他,却仿佛能看到他他悲惨的不堪回首的童年。整日吵吵闹闹,摔东摔西的家,和一个倔强冷眼的少年。那幅画面强烈到撞击了我。我擅自下了一个决心。我不仅仅是需要鸣的保护的。鸣也需要我!鸣,我们离开这里吧。去北方,去一个能让你,和我有一个新的开始的城市。我们忘记这一切。我们真的可以吗?鸣望着我。他充满了不信任。是的,可以的。明天我们就离开。我现在去工厂辞职。晚上我们一起去买火车票!

      “鸣,你是真的要走?和她?阿然简直不能接受。

      雷一直都没有说话,他闷闷的喝着。一杯又一杯。让我想起自己第一次和他们见面时的傻样。我举起手中的杯子,推了推身旁一直沉默着的鸣,说,大家干一杯吧。鸣就这样一饮而尽,依然一言不发。

      他的眼神一直都在冰场飘来飘去,也许是在和它们一一告别吧。可是他的哥们,他一直不敢面对。雷有点醉了,他说,鸣,小厉是个好女孩,你跟她离开吧,你们能过上正常的生活的,你如果坑了她,我不会放过你……

      阿然过来拉着他,你喝多了。雷却还在喃喃自语,鸣,你们要是不幸福,就不要再见面了。鸣径直站了起来。什么话也没说,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冰场。我让阿然照顾好雷,紧跟着他跑了出来。鸣。你等等我。鸣~你如果不想走,我们可以不走的。他停下了脚步,走到我身边,坚定的拉起我的手说,不许你这样说,我们现在就去买火车票。嗯。我笑了。鸣,他是我的鸣了。他不再是一个人了。我给雷了阿然发了短信,明天三点,我们北上,后会有期。雷回复说,小厉,你会幸福吗?我会幸福吗?当然会。因为我有鸣!

      来到北京的第二天就是我的生日,鸣一早就神神秘秘的出门了。我百般无聊的呆在房子里。虽然心中有些若有所失,但是鸣和我一起离开那里不就是送我最好的生日礼物了吗?他愿意为了我,放弃他的所有了。不是吗?

      妈妈的电话过来了。我喜滋滋的跟她报告了来到北京的事实。没想到妈妈在电话那头破口大骂起来:女儿,你一个人怎么可以随便乱跑啊,你个不懂事的丫头片子,要是被人坑了可怎么办?我很想告诉妈妈,我有鸣,他会保护我。但我怕引起她更大的怒火,只好敷衍着匆匆收线!

      把房间又重新打理一遍。衣柜里挂着鸣和我的衣服。满屋子都有他的气息。我把我们的杯子,毛巾都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一起。房间很小,但真的充满了温馨。然后,我打开一本小说,像一个等着丈夫回来的小媳妇一样痴痴的等着鸣回来!天黑了。虽然在郊区,但北京依然漂亮得不像话。我趴在我们的小窗户那里,看着灯火辉煌的北京。每个窗户都有一盏温暖的灯光,也许都是在等待所爱的人吧。

      咯吱门开了,鸣提着蛋糕终于回来了。我红着眼眶说,你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?他走过来轻轻的我的额头上吻了一下,生日快乐,宝贝!这是我亲自做的生日蛋糕。我今天还找到工作了,宝贝,我们可以过得很幸福的。你做的?我不相信的大喊。怎么可能,你又不会?今天我出去给你买蛋糕,正好发现有一家糕点店招学徒。虽然三个月没有工资,但是,我真的有了新的开始了,不是吗?我紧紧的抱着他,是的,让我看看你做的蛋糕吧。鸣小心的拆开了蛋糕盒,蛋糕很小,但看得出来做蛋糕的人每一次点奶油或是雕花都特别的用心。虽然那些花都歪歪斜斜的,很难看。我忍不住笑了出来。鸣假装生气的捞我氧氧。我吓得满屋子乱窜。鸣,这个生日我永远都会记得。蛋糕真的很好吃很好吃,你在里面藏了好多好多我爱吃的草莓。鸣,谢谢你!鸣很用心的在蛋糕店学习。他的师傅很欣赏他,因为他真的很有天分,而且很勤奋。因为在鸣的心中他也有了一个梦想,他要努力挣钱,让我能和北京的女孩一样,住好房子,不用再去酒楼做服务员。他会开一家美味的蛋糕店,而我就在里面等着收钱,他还会天天做草莓蛋糕给我吃。我常常被这样的话感动得哭,哭得西里哗啦的。

      鸣总说,你这孩子,什么时候长大啊?我以为我们会这么幸福下去。一直到那天,鸣来接我下班的那天。我在一家湘菜馆做迎宾。鸣那天下了早班,特意来我们饭馆接我去夜宵。我在这里上班一直都好好的,客人们很有礼貌,老板为人也不错,虽然有时候会开些劣制玩笑。但大家伙都知道他没有恶意,也不予理会。可偏偏那天,一个喝醉酒的客人在离开的时候揪着我的手不肯放。我很尴尬的和他的朋友一起送他们到停车场。可是,他的朋友居然不帮忙拉开他,反而在旁边起哄说,小姑娘,跟爷去玩玩,北京城,你想去那,爷都带你去。

      强忍着心中的怒气,我只好假笑着说,我还在上班呢。下次吧!那人的脏手却摸上了我的脸。我气得甩了他巴掌。这时候老板过来了,他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我知道这帮人不简单,不能轻易得罪,于是,只好低声下气的跟被我甩巴掌的人道歉。没想到那人硬是要讨回去。我向老板求助,他却一幅苦苦哀求我,让我忍下去的模样。我闭着眼睛,可那人的手却始终没有甩下来。反而我听到了一声痛苦的哀叫声。

      睁开眼,鸣已经把那个想打我的人给撂倒在地了。其他人这个时候像醒过来一样,纷纷把拳头伸向了鸣。鸣从小就打架,这些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可就在我们想离开时,警鸣声越来越接近了。鸣拉着我的手就要跑,我说,鸣,我们说了重新开始,不是么?不要逃,我们没有错!警察到了。我们全被带了回去。在派出所,我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。可漂亮的女民警却跟我说,对方和我讲的完全不一样,甚至对方还有证人。我说,我也有啊,我们饭馆的老板还有同事,有不少在场的。没想到美女民警却不屑的说,你说的这些人,刚好是对方受害人指控你男友殴打他们的人证。我感到一阵旋晕,可不可以打个电话,请便。我拨通了和自己一样做迎宾的吴雪的电话。但她却结结巴巴的说,自己当时因为招呼客人并没有注意到停车场发生了什么事。鸣被拘留了。罚款三千并且还有赔偿所谓的伤者医药费二千。我必须凑好钱,他才能放出来!

      我去找饭馆老板,他给我多结了一个月工资,让我离开。我悲愤的说,这事都因为你做了伪证,你为什么要这样害你的员工啊。他无奈的转过身,小厉,生意很难做的,你以后还是尽量脾气放小点吧。你这次自认倒霉吧,谁叫你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,你走吧。

      我握着两千来块离开了湘菜馆。吴雪追了出来,她塞给我一千块啥话也没有跑回去了。她真是个好人,我却开始对这个世界绝望。这个时候,我好想家,想让妈妈来替我处理一切。

      拿起手机翻到了最熟悉的号码,却始终没有勇气按下去。鸣在派出所拘留着,我连一个商量的对象都没有。我不敢告诉雷或是阿然,我怕他们冲动的来到北京把事情闹得更大。

      我漫无目的走在北京的街道上。五月的夜晚有点凉。但我所有的美好的梦想却在春末夏初的夜晚结上了冰!

      走了整整一晚。我在派出所外的街走了整整一晚。脚酸痛的不行了。一大早我就忍不住给妈挂了电话,谎称病了。家里人自然担心的不行,说让表姐过来照顾我。我一再强调说身边有同事,不用担心。只要把钱寄过来就行。妈妈最终还是答应了我的请求。挂了电话,我在附近买了早餐然后探望鸣。他很冷漠,仿佛又回到了在东莞的那个样。我握着他的手,他只看了我一眼,说,不用凑钱,他们要告就告。我认真的看着他,鸣,我知道我们永远在承受着不公平,但是,我们说好了,为对方而好好活着,不是吗?你等我,我已经凑好钱了!办好手续。回家。一路上只有鸣仿佛又要拒我于千里之外的背影。小厉,你回老家吧!为什么?鸣,你又要放弃了吗?这只是小事。我受够了。凭我再怎么努力,我们依然生活成这个鬼样子。鸣……难道你真的可以抛开我?以前你说的话都是假的?不要再说这些了,鸣夺门而出。

      天亮了……鸣彻夜未归。我打开门,一身酒味的鸣躺在门口。我叫醒了他,盯着他说,什么时候回来的?他爬起来,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。四点。为什么不进来?没带钥匙,不可以叫醒我吗?我怕吵到邻居。你是想让我好好睡一觉,因为我前晚没睡?是不是?不是,说了怕吵到邻居,北京这鬼地方啥没有,我怕那个啥法。

      鸣说完跑进去洗澡,我以为他今天会回到蛋糕店上班,给他准备洗好工作服。没想到他出来就大声吼到,扔掉它。我不敢相信的看着他。鸣从小不会用这么凶恶的口气和我说话。我叫你扔掉它。你听见没有?我抱着那件衣服重新放进了衣柜。鸣却大步走过来,一把抢过它从窗户口扔了下去。鸣。我生气的大叫道。他理也不理我,钻进了被窝。

      鸣变了。他甚至不再是在东莞的那个不爱说话痞痞的小青年了。他变得暴躁,变得凶戮,变得我都快不认识他了。他不让我跟着他,但他每天晚上都在外面混到很晚。而且每次回来都是满身酒味。我白天很早就出去上班。在一家超市。有时候我也要上夜班,他就干脆和我一样,凌晨才回到家。慢慢的,他几天不回来了。手机也总是关机。

      我很痛苦。我想告诉雷,我后悔了。我不应该让鸣离开他们,现在的鸣才是真正的无可救药了。但我最终没有,我想靠自己改变鸣。我相信,鸣,他还是爱我的。

      于是,我请了一天的假,拼命的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找他。不停的拨着他的手机。终于,在下午三点我的时候接通了。但里面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,喂,你是谁?我怔住了。对方不耐烦的又问了几遍,你是谁啊?然后就是嘟嘟的挂线声。我掐了掐自己,一定是拨错号了。我再一次确定好鸣的号码,又一次拨了过去。

      鸣的声音终于传了过来,我为刚刚的误会在内心嘲笑着自己。我的鸣,他怎么会这样对我呢,他不可能的。喂,小厉,什么事?鸣,我在外面找你,脚走得好痛,你在哪啊?突然那边又传了女孩的声音,鸣,谁啊。吵死了。小厉,你回家吧,改天去找你。啪的一声,手机顺着我的手滑了下去。脚仿佛也不觉得痛了。我走啊走啊。泪水洗刷了我的脸颊,我的双眼,却怎么也洗不去我心中的疼痛!我没有去上班。三天了,鸣一直没来找我!

      房子里他的气息依然存在,到处都是他的影子。我难过的什么也吃不下。只要一闻到食物的味道就会吐得昏天喑地。手机那晚也被我无意识的扔了。我想,也许再过几天,这里会成为命案现场。我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去找谁了。我也不知道,我还能拥有谁。我不想让家里人知道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,我不能让他们伤心失望。就这样吧!自生自灭。当又一次昏睡来临之前我跟自己说。

      可当我再次睁开眼却不再是一个人。雷他在我身边。我以为是在做梦,用手去触摸他,却发现手上系着纱布。然后周围是一片陌生的白。我在医院。声音嘶哑得让我吓了一跳。双眼又模糊起来。

      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呢?鸣说了,会让你幸福的,你怎么会弄成这样呢?他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。我不知该如何解释。唯有任泪水无声的滑落。半响,我问道,你怎么会来?而且知道我住在哪。鸣告诉阿然说自己惹上大麻烦了,让他来接你走。被我不小心听到了。所以一起北上了。阿然现在在找鸣,但是一直没有找到他。

      麻烦,什么麻烦,为什么我一无所知?我着急的想从床上爬起来。雷把床头调高了,按捺住我说,这些事,你别管,交给我们吧。我保证还你一个完好无缺的鸣!

      头一次,我紧抓着雷的说,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,认真而又诚挚的说,雷,谢谢,你和阿然!雷最终还是没有履行他的诺言。鸣来医院看我的时候,身边跟着一个衣着鲜丽,长得很漂亮的姑娘。她比我成熟,比我美丽。她让我自形残秽。我扭过头。我不想再让他看见我脆弱的样子。那个女孩妩媚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,这个声音似乎有点熟悉。但我想不起来。我的脑袋一直都晕晕沉沉的。就这么个病怏怏的女人怎么跟鸣混啊?我重新把目光看向她。我虽然失败了,但我不能让她瞧不起。

      小姐,你很漂亮,但是鸣身边一直不缺漂亮的女生,下一个躺在病床上任人嘲弄的人也许就是你。

      你……鸣。她挽着鸣的手臂,嘴巴高高的撅起。这种女孩真是见的多了,让人忍不住把胃酸吐出来。我冲进洗手间又是一阵呕吐,医生说我胃需要好好养养,我的确需要养,那些人为什么不早点走呢?

      小厉。雷在外面着急的叫着我的名字。放心,我不会那么轻易死的,我对着镜子做了好几次深呼吸。推开门,鸣担心焦虑的目光正好看了过来,但马上又逃开了。我故作轻松的看着鸣说,鸣,我知道我们总有一天会结束的。你们走吧,我没事。是我爱的太深了,这份爱让你不自在,让你感到前所未有的束缚,这些我都明白。是我不懂事。你们走吧。我真的累了!鸣走过来,他再一次拥抱了我。我很厌恶却没有舍得推开他,真没出息。他好像又在我耳边低语了……这一次,我真的没有听清楚。

      收拾好行囊还有我这颗破碎不堪的心,我逃离了北京。在北京西站,我和鸣在北京的一切像走马灯似的不停的在脑海中放映,但我累得记不住他任何一个诺言。我丢掉了手机,偷偷的买了回家的票,我真的想把鸣有关的一切都通通抹杀掉。我没有让任何人知道,我离开了!

      在家休息了半年,我什么也没有和爸妈提起。他们显然知道我似乎受了伤害,但他们从来没有主动问起我。我抱着妈妈,觉得并没有失去一切。我还是那个好好的言小厉。家,真的很温暖。半年时间与世隔绝一样,没有和任何人联系。我觉得心里的裂痕不再像当初那样的阵痛了。爸妈似乎看着我的变化了松了一口气。在外求学的弟弟回来了。带着新买的笔记本,很是开心!爸妈真不容易啊。想着自己很久没有开过邮箱了,就上了网。打开邮箱。居然有180封署名蜘蛛男的未读邮件。我颤抖的双手,不敢去点开它,弟弟奇怪的看着我。怎么啦?姐。我把他推出了房间。

      第一封。你走了。我知道你今天离开,但是我不能挽留,你走了,正如北京的春天也结束了一样,剩下的就是夏日阳光的肆虐了。

      第二封。对不起。这三个我好像欠你很多,我却一直没有发现。

      第三封。我爱你。你常说,鸣,你真的爱我吗?为什么你要爱得有所保留呢?小厉,我爱你,我的爱,是带着胆怯,带着害怕的。你不知道,我有多害怕伤害到你,可是,无论我怎么努力,我没有逃开我的宿命。

      第四,第五,第六……一直到上星期天的第十百八十封……他说,今天晚上要去玩个非常危险的游戏,也许杀完怪我就可以一下升好多级。也许我就这样被怪给杀了。小厉,谢谢你那天在医院没有推开我,我知道,那应该是最后一次这样轻轻的拥你入怀了。这个邮箱也许若干年后,你会想起打开,当然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打开,你是个倔强的丫头,我不知道我是否会得到原谅。但如果你看到了这些E-MAIL,别再那么倔强和逞强了好吗?你要幸福!爱你的鸣。

      我把着电脑大哭起来。爸妈弟以为我出什么事了在外面使劲推门。我关掉了邮箱,红肿着双眼开了门。我哀求着说。妈,给我买去北京的车票好吗?去北京。怎么又要去北京,不是说好了,哪也不去了吗?妈,你别问了,让姐去吧,我感激的看着弟弟。记得有什么事,给家里电话,爸爸搁下这句话。嗯,我记着的。

      北京并没有什么变化,我找到了我和鸣曾租住的小屋。房东说,上个星期退房了,是个女警察来退的,可是之前一直是以前的那个男孩子住这里,她说的是鸣。

      女警察,难道鸣犯事了?我焦急万分的拨着雷以前那个号码。手机里几乎传来了令我绝望的声音,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号码已过期。阿然的电话,我搜寻了好久,却不知道被遗忘在哪里了。

      女警察,我想到了派出所。对,这附近的派出所,我一个一个去问,肯定有结果的。当我来到曾经拘留过鸣的派出所时,却意外的见到雷。他居然穿着制服,我以为自己看错了,使劲的揉着眼睛。雷越走越近,他消瘦了。眼睛深凹了下去,但却难得见他这样昂首挺胸的模样。他也看到了,同样的不可置信。

      我轻轻的叫了一声,雷?轻到我以为是蚊子在嗡嗡叫。但他走过来了,是他……我使劲的跑了过去,大喊到,你知道鸣在哪吗?你怎么在北京混成公安了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    雷挣开我的双手,按着我的肩膀说,小厉,冷静。我们找个地方,我什么都告诉你,好不好。雷带我来到了以前鸣说要努力挣钱,让我能像北京女孩一样坐在里面吃饭的西餐厅。

      你知道这里吧,这里鸣也一直没有忘。他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你,他说了是你让他找到了真正的人生。那鸣呢,你叫他出来啊,我不怪他,我知道他是爱我的。

      鸣来不了,小厉,他来不了……雷这个男子汉居然在我面前啜泣。

      什么叫来不了,你等等,我怎么听不明白呢?

      小厉,你知道你在湘菜馆得罪的那帮人吗?他们是活跃在北京酒吧里面的卖毒品的小混混,那次打架,他们虽然要你们赔钱了,可事情并没有了结,他们的老大很欣赏鸣。他知道鸣以前在东莞也是在看场子的,就想让鸣帮他做事。鸣已经决定为你不再碰场子的事了,那晚就断然拒绝了他。可他却把你和鸣都调查的一清二楚了,他说如果鸣不帮他干,他就不保证你,言小厉的安全。鸣知道他是这带有势力的人物,就只好答应。也就在第二天,女警官思姐找到了他,其实思姐一直有在跟毒品的案子。她想利用这个机会让鸣打入毒品僚子的高层中,帮她破案。并且她说保证你在离开北京的时间里的安全。并且答应他,如果成功了,会让他在北京立脚。他那时候只想,让言小厉尽快安全的离开,就一口答应了。后来他让我和阿然过来,是想着让我们带你离开。思姐和鸣在医院演出了那场戏,你就悄然离开了。于是我和阿然决定和鸣一起干,不能让他一个人冒险,就在上个星期天晚上,云南的毒僚带了一品新货过来,在他们交易的酒吧,鸣为了救思姐,中枪牺牲了……

      你说什么?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,我不要相信……

      小厉,你冷静点好不好。

      我站起来把一杯果汁倒在雷的脸上,你很恶心,你为什么说鸣死了呢?为什么,我不会原谅你的。我跑出那个令人窒息的鬼餐厅,我要继续寻找鸣。

      思姐挡在我的前面,她说,小厉,你真是个善良的女孩子,你的爱情挽救了鸣,雷,阿然这些差点误入歧途的男孩子,而鸣,他又间接救了更多被毒品伤害的人,小厉,你应该感到幸福和骄傲。你的至情至性,让多少人找回了失去的幸福,你想一想。可我的幸福呢?我趴在思姐上痛哭起来。似乎想把这个世界的不快,不公全都用泪水冲掉。你的幸福在你的心灵深处,鸣一直深爱着你。明白吗?

      北京的花开了……又是五月。哦,我的生日,我的草莓蛋糕,我的鸣。

      草莓蛋糕店生意很好,雷脱下了制服,他说从小就不爱和这类人打交道,还是做个小伙计习惯。阿然在老家找了个老婆,很勤快也很能干,我们四个人守着这个小蛋糕店,生活的很快乐。思姐也常常带着同事过来玩,但都应雷的要求穿上便衣过来。

      爸爸和妈妈也来北京看过我几次。我跟他们说,我的鸣,我的故事。爸妈说,小厉,真的长大了,这得谢谢鸣啊,他真是个好孩子。我说,那当然。我会听鸣的话,在北京像北京女孩一样好好生活下去!



  • 推荐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