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
  • 短篇小说
  • 午夜福制92视频-照片上的记忆
  •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_【 午夜福制92视频-照片上的记忆】

    1

        至今还记得遇见萧海的那个夏日。
        那是高中报道的第一天,我穿着染有碎花的棉布裙子,漫步在这个憧憬许久的美丽。明晃晃的阳光透过高大的树木洒下斑驳光点,鸟儿们唱着好听的歌曲,林荫道上的宁静让人心情舒畅。
        慢慢的,我停了下来。路的另一边,一个穿着灰白T恤的男孩正用手中的相机“咔嚓”拍着郁郁葱葱的树林花草,他的身体在阳光下忽明忽暗,仿佛虚幻般不存在。
        “啪!”在我还出神的时候,男孩突然转过身,将相机对准我按下了快门。
        “啊……”我不由低呼,傻傻地看着他。
        他放肆的朝我笑着,明亮的眼睛如强烈的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。那一瞬,我竟真的愣住了,直到看着他颀长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视线后才回过神来。
        他,是我见过的最美好的男生。这一刻,我感觉到心中那朦胧的情感开始发芽。
        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,我终于在布告栏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。
        “一年(4)班。”我满意地笑了笑,随后挤出人群,向着班级所在的教学楼走去。
        “呀,幽涵,好巧啊。”
        我转过头,看见小萍盈盈的笑脸绽放在眼前。
        “噢,是啊,好巧。你也在这儿上学啊,几班的?”
        小萍眨着眼看我,似乎我的话很奇怪:“四班,和你一样啊。怎么,你刚才没看到吗?”
        “呵呵,”我无奈的笑了笑,“人太多了。”
        “哦,”小萍了然的点点头,“走,我们一起吧。”

    2

        好不容易爬上了五楼,我慢慢调整着呼吸,小萍却已经是气喘吁吁:“妈呀,这要每天这个样子还让不让人活了。”
        “走吧,”我指了指前面的牌子,“已经到了。”
        踏进教室的时候,人已经很多了。我们环视了一下四周,教学设施和环境果真很不错,怪不得所有人挤破头也要进这所学校呢。
        “幽涵,前排座位都满了,看来我们只能坐后面了。”小萍说道。
        “嗯,好。”对于这些我无所谓。
        “呀。”小萍一屁股做了下去,嘴里还不忘发出舒服的声音。
        “你就不能安分点儿吗?这儿可是有名的地方,你就不能给人留个好印象吗?”我埋怨道。
        “管它呢,”小萍不屑地撇撇嘴,随后眼睛又亮起来,“我先看看咱班儿里有无帅哥也~”
       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,就听她在旁边不停地聒噪:“唉,怎么没……哎,那个还行,呦,那个也不错……”
        “呵呵……”我苦笑着想让她闭嘴,忽然发现她正直直盯着我看,眼中露出的深意让人不寒而栗。
        我忙问:“干嘛这样看着我,怪恐怖的。”
        “嘿嘿,”小萍凑过来,神秘的一笑,“知道吗?夕雨也在这所学校,我查过了,一年(八)班。”
        “噢。”我淡淡的应了声。
        “我说幽涵,”小萍装着老成的样子对我说,“你也该准备准备了,这种学校肯定高手云集,夕雨那种人一定会很危险,你还不快想想办法留住他。”
        “哎,”我叹了口气,伸手拍着小萍的肩,“没事儿别成天胡思乱想,有这儿工夫还是好好学习吧。”
        “去,”小萍拍开我的手,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,“夕雨多受欢迎的人啊,当初咱学校他的人那么多,可谁不知道他对你……”
        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她缩了缩脖子,又不服气的道,“你真不知道知足。幸福是来之不易的……”
        我不再理会她,而她的话却在我的脑中徘徊。不知怎地,我忽然想起了今天见过的那个男生。谜一样的人,他的样子在我心底久久不散……

    3

        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了。这日的午后,我一改平常的慵懒,悠闲的踱到教室外的走廊上。小萍惧高,不肯和我出来,我只好百无聊赖的趴到窗边。
        视线所及处,不过是操场上三三两两的人群,男生一堆,女生一堆,再开放点儿的就男女坐一块儿,甚至有个别胆大的公然拉着手,全然不把校规放在眼里。
        一个男生从操场一边远远走过来,那独特的气质一下子吸引了我。渐渐地,越来越近,我的瞳孔蓦然收紧,呼吸也瞬间停住了。
        是他,是他!
        我睁大了眼,目送着他的身影进入了隔壁的教学楼。
        不行,不能就这样!
        我迅速跑到二楼连廊,从对面窗户的玻璃上看见他正往三楼的回廊走去。没有太多考虑,我急忙冲过去,三两的就爬上了三楼。
        一年(九)班。
        还好赶得及,我默默记下了他所在的班级,心里不由暗暗窃喜。原以为那次邂逅不过是场美丽的意外,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他,我真的很兴奋。

        自从看到他后,我每日的必修课就是整天跟着他,当然,是偷偷的。
        他喜欢中午到学校的小树林里或环境优美的地方拍照片,然后再穿过学校的操场回到教室;他的没有很多,常常是独自一人来来去去。我感到很奇怪,像他这么好看的人应该会有很多朋友跟仰慕者,可他不但朋友少,连女生都很少和他接触,这让我一直很纳闷。可我还是喜欢他,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,我就是喜欢,即使不知道他的名字,即使每天只能这么偷偷的看着他,我依然很满足。
        “幽涵,发什么呆呢。我怎么最近总是看你往这面跑啊,有什么事吗?”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背后想起,隐隐含着担忧。
        我迅速堆起笑,转过身说:“没什么事,就是无聊。整天不见你,都忙什么呢,夕雨?”
        雪白的衬衫,温暖的笑容,天使一般美好。这,就是夕雨。他长得很好看,女孩子们都喜欢他;他也很有礼貌,言行举止都讨人喜欢。
        “哦,”他朝我笑了笑,“我并不忙,只是你总在观察什么,所以并没有留意到我。”
        “……”
        “想什么呢?”他歪了歪头,笑问道。
        “呃,没、没什么。”我转身就跑,留下身后站立的他。
        “幽涵,我们走吧。”小萍很没形象的趴到我身上,懒懒的说。
        以前的校友过,请了新老同学参加派对,我们正准备出发。
        “不过这次夕雨有事,不会参加了,真是遗憾。”小萍在旁自言自语。
        一路说笑,很快就到了。看着布置精巧的客厅,众人不住啧啧称奇。小萍这个爱玩鬼早不知跑到了哪去,我只好在一张桌子旁坐下。
        就是在这个地方,我认识了萧海。
        那天,他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,显得格格不入。很长时间以后,他离开了这里,我便跟着他走了出去。他看到我很惊讶,而我只是笑望着他。
        后来,我成了他的女朋友。
        他很喜欢摄影,我常常跟着他跑到郊外,对着那些花草树木,鸟兽鱼虫拍个不停。我总是要求他给我拍照,可他从不答应。
        萧海很有才华,他会写诗,会作曲,也会弹钢琴,但他最喜欢的还是摄影。以前经常有女孩子让他拍照题诗,他拍的照片让人目瞪口呆,写的诗也让人无言以对,他说这是别人不懂欣赏。久而久之,便很少有女孩儿再来找他,男生也鲜少和他来往,我知道他的脾气古怪,不留情面,所以朋友甚少。
    “幽涵,为什么和萧海在一起后,就很少看见你,你们真的很甜蜜吗?”小萍常会满腹怀疑的问我。而我总是含笑不答。
        萧海经常会忘掉我,消失一段时间,有时几小时,有时几天;他从不会刻意停下等我,因为害怕,我总是要拼命跟上他的脚步,生怕一不留神就会被他抛弃。走得累了我们会停下休息,有时他会拍照,有时我们会亲吻。他的吻很温柔,就像蜻蜓点水,让我无限留恋,我知道我是真的为他着迷,无法自拔,尽管他很难相处。

    4
        一个月。萧海整整消失了一个月。
        我坐在操场的石阶上,看夕阳的余晖落在踢球的男生身上,怔怔出神。
        “发什么呆?”夕雨好听的声音从身侧传来。自从和萧海交往后,我便很少再看见他,以至于几乎忘了他,因为我的脑中心里都只有一个人的存在。
        见我没有吭声,夕雨坐了下来,“好长时间不见萧海,他去哪了?”
        我依旧望着操场上那些奔跑的男生,淡淡道:“失踪了。”
        夕雨斜觑了我一眼,有丝哀凄的说:“变了呢。”
        “嗯?”我不解的应了声,眼光却依然没有转移。
        “小时候妈妈经常给我讲关于精灵的故事。它们是一群美丽可爱的生物,会在太阳西下,夜晚来临时出现。它们会唱动听的歌曲,会跳优美的舞蹈。它们无忧无虑,快乐自在,会将带给人类。”他的语声中是向往跟憧憬,“以前我一直都相信的,相信它们的存在。”
        “那你现在不相信了吗?”我问道。
        “自从妈妈生病去世后就不信了,”他的声音很平淡,我却能听出里面的悲伤和怀念,“可就在一年前我又相信了。”他的语调又恢复了明快,“一年前的下午,我离开学校很晚,那时人几乎已经走光了。在路过操场时,我听到了十分悦耳的歌声,随后,我便看到一个穿着素白裙子的女孩儿翩翩起舞。夕阳的光撒在她的身上,照亮了她的周围,就像妈妈给我讲过的精灵。那一刻,美得目眩神迷,让人永不能忘!自此,我便相信精灵的存在,也相信妈妈一定在另一个世界幸福的生活着。”
        我猛地清醒过来,惊愕的看着他。是的,那个女孩儿就是我!那一天因为心情愉悦,我不自禁的唱起了歌,跳起了舞,原本是以为没有人看见的!
        看他微笑的望着我,我的脸一下子烧红。
        “可是,”他的笑容忽然消失,“现在的你,已经不再那么无忧无虑了啊。”

        一个星期过去了,萧海还是没有出现。
        那一夜下起了大雨,我疯狂得绕着操场一圈又一圈的跑不想停下,直到筋疲力尽得跪倒在跑道上。
        一把伞撑在我的头顶。夕雨蹲下身,疼惜的将我拥入怀中。那一刻,我再也忍受不住,抱着他号啕大哭,激烈的动作将他手中的伞撞在地上。他并没说话,只是默默地抱着我,任由雨水和泪水洒在他的身上……

    5

        我和夕雨走在了一起。
        他和萧海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。在炎炎的夏日,夕雨会顶着恶毒的太阳,骑着自行车跑到离学校很远的闹市,只为买我盼望以久的新书;他会在我早上来到教室之前,早早的为我准备好营养丰富的早餐;会在我心情郁闷的时候,为我弹奏动听的音乐……我享受着这一切,也享受着别人或羡慕或嫉妒的眼神,心中认定这或许就是我一直追求的幸福,它是这么简单,这么平凡,以至于如果你不仔细留意,就发现不了它的存在。
        夕雨是一个雪一样干净的男孩子,他看着我的时候,眼睛眨啊眨,就像一个的孩子。即使亲吻,他长长的睫毛也会微微颤动,像极了一个天使;他的身上有一种自然般的淡淡清香,和萧海很像。

        两个月后,我和夕雨手拉着手,走在学校外面的马路上。
        我看见萧海站在前面,直直地盯着我们。在消失了三个多月后,他终于出现了。
        我下意识的往回抽手,夕雨紧紧握着。然后,在我们的注视下,萧海转身离去。
        我使劲一挣,将手抽了出来。夕雨没有再拉我,他的眼睛充满期望与恐惧。我没有说话,向前追去。
        “别走。”他说。
        我转过身,看着他。他的眼睛灰暗,但还燃着一丝希望的火苗。他用近乎哀求的声音说:“求求你,别走。别走,好吗?”
        我的心狠狠疼了起来。我别开目光,不敢看他。
        “。”
        我迅速转身,不想看到他眼中唯一残存的火光被我熄灭。我快步向着萧海离开的方向追去。

        走了好几条街,我都没有见到萧海。最后,在一家照相馆的窗外,我看见了他。
        我走过去,他并没有反应,依然在专心地看着橱窗上的照片。我想,他一定从窗户的玻璃上看到了我。
        “他们拍的很烂。”他轻蔑的笑着。
        我几乎又为他的笑容着了迷。我是一个多么坏的孩子,刚才还在为抛弃夕雨难过,现在又在萧海的笑容中迷失了自己。
        他把手伸向我,我想也没想的立刻抓住了,我实在不想再他。
        我们两人走过了一条又一条街道,最后走累了,在一家快餐店里坐了下来。
        窗外的景物渐渐染上了夜的颜色,萧海若无其事地吸着杯中的可乐。
        “别再丢下我了,好吗?”我可怜巴巴的说道。
        萧海放下吸管,抬起头看着我。
        “如果你厌恶我了,就告诉我。不要再这么悄无声息地走掉,不要突然在我的生活中消失了。”我哭着说。
        萧海似乎被吓倒了,愣愣地看着我。

        城市里依然是霓虹闪烁,然而郊外却是宁静一片。
        萧海带我来到旅馆中的一个小房间里,这是他经常住的地方,虽然简单,却很干净。床上铺着一条洁白的被褥,隐隐散发着淡淡清香,这是萧海的味道。
        他可能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,回来后变得又黑又瘦,但那双明亮的眼睛依然如太阳般耀眼。
        我的眼泪哗哗的流下来,似乎想要把所受的委屈全部倾泄。萧海坐到我身旁,轻轻的抱着我,眼神中是从未有过的温柔与疼爱。
        那一夜,我们两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,彼此拥抱着。我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他的爱,如此真实,不再虚幻。

    6

        很久没有看见夕雨了。其实我知道,是我一直在刻意回避。
        然后,那天,在校园的林荫道上,我还是碰见了他。
        夕雨瘦了一大圈,但雪白的衬衫,淡淡的清香,依然像天使般美好。他对我露出了笑容,温暖的阳光般的笑容。
        “幽涵,好久没见了。”他的眼睛依旧澄澈,但我看见那里面有深深的失落。
        我很想伸出手去触摸他的脸,可理智还是将我要伸出的手紧紧攥了起来。
        “夕雨,你怎么瘦了那么多,为什么不照顾好自己。”
        “呵呵,”夕雨勉强笑了笑,“一个人习惯了。”
        “我……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怕自己又说错话。
        “不用说了,我明白。”他深深看着我,让我不得不把头低下。
        我们两个沉默了会儿,夕雨低低地开口:“以后……可不可以不要再躲着我。”
        我心里一颤,抬头看向他,发现他的眼中落满忧伤。我的心霎时疼了起来。
        “嗯。”我用力点了点头,感觉眼泪快要涌了出来。
        夕雨摇了摇头,缓缓从我面前走过,在同我擦肩而过时,他停了下来。
        “幽涵,你一定要开心。这样,我才不后悔你。”
        我的眼泪不可抑制地流了下来,再也没有勇气去看他消瘦的身影怎样离开我的视线。

        两个星期以后,一个女孩儿出现在我和萧海面前。
        女孩儿留着一头齐耳的短发,乌黑的眼睛一闪一闪,十分可爱。她一步窜到萧海怀里,抱着他的脖子娇滴滴的喊道:“萧海哥哥。”
        萧海嫌恶的将她攀在身上的手拉开,一言不发的向前走去。女孩儿的嘴一撅,急急追去:“萧海哥哥,你去哪儿啊,等等我。”
        我知道萧海是善良的,他收留了这个女孩。她叫灵灵,小我们两岁,是萧海以前的邻居,父母刚刚离异。
        她将行李搬进萧海居住的旅馆里,狠狠地瞪着我:“萧海哥哥是我的,我才是他的女朋友,你等着瞧吧!”
        此后,我和萧海的约会变成了三人世界。过了那一夜后,萧海对我还是爱搭不理,让我几乎认为那晚只是我的幻想,可看到他对灵灵也是这样后,我的心又安定下来。
        日子就这样过了三个月,灵灵依然没有,她倔犟得就像一头小蛮牛,不达目的不罢休。
        不知什么时候,萧海开始改变了对灵灵的态度,越发的体贴起来。尽管在别人看来那依然不够好,可我却清楚的明白他的改变。糟糕的是他对我却依然不冷不热,这让我渐渐不安起来,直到那次我看见他亲吻灵灵粉嫩的脸颊,才明白一切已经不一样了。

        没有萧海的日子,我仿佛成了一个木偶,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。心,就像被掏空了一般,空落落的一片。曾经那刻骨铭心的记忆,现在已变得模糊。我不止一次的看到过萧海牵着灵灵的手奔走于各个角落,那一刻的滋味,无以言表。
        我收拾了行李,准备离开,在等绿灯的时候,我看见了对面的萧海。
        他向我打着手势,让我停下等他。我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,任凭对面的他着急的等待。我想,我应该忘了这一切,必须忘了这一切,这样才能重新开始。可是,我忘得了吗?
        身后传来犀利的刹车声,我听到人们惊诧的低呼,犹豫了一瞬,我还是回头看了一眼。
        红色的液体缓缓流淌,萧海安静的躺在中央,任它们将他包围。他如同一个熟睡了的孩子,不愿被人打扰,只是紧缩的眉头泄漏了他的思绪。
        他,不再属于任何人。

    7

        我坐在萧海的床上,默不作声地整理着他的东西。灵灵进来,倚在门边,安静的看着我。
        “我骗了萧海哥哥。”她的嗓音有些沙哑,不复往昔的清亮,“我从医院的亲戚那里得到一份癌症诊断书。萧海哥哥一直不知道,他对我很好,我以为这样就可以和他在一起……我不明白萧海哥哥是怎么知道你要离开的,如果我知道他去找你的话,我一定会想方设法拦阻他的。”灵灵走到我身侧,将一个漂亮的小木盒递到我眼前:“你离开后,他就像宝贝似的一直带着这个盒子,虽然我不知道里面是什么,但它一定是属于你的。”
        我接过木盒,轻轻抚摸着。曾经,萧海总是带着它,但因为上着锁,我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,而萧海也总是很小气的不肯给我看。
        “给,”灵灵递给我一把钥匙,“萧海哥哥从不愿把这个盒子给我。就在那天他匆忙出去时……”她的语气开始哽咽,好一会儿后才恢复平静,“我想,现在已经不重要了。”
        我犹豫了一会儿方缓缓打开。拿起里面的东西,我的手不住颤抖。
        保存完好的照片上,一个穿着碎花裙子的女孩傻傻地看着我。风轻轻舞动起她的头发,明媚的阳光通过葱郁的大树洒下斑驳光点。照片的一角是萧海漂亮洒脱的字体:世间最美的女孩儿,我的爱。
        有一种爱会让人珍藏心底,默默守护……
        依稀间,我看见一个穿着灰白T恤的男孩儿放肆的朝我笑着,明亮的眼睛如强烈的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;他的身体在阳光下忽明忽暗,仿佛虚幻般不存在……



  • 推荐视频